冬天是藏膘最好的季节,但很多想减肥的人却愁死,看到只要能瘦的产品都想试试。前段时间,微信、抖音等平台上有种网红“减肥咖啡”因其减肥效果明显大受爱美人士追捧,号称“月瘦8-20斤,纯植物提取、无副作用!”不用节食、不用运动,还能一边享受着喝咖啡的乐趣,一边就能减肥瘦身,真有这么神奇的东西?

  哪里知道,这种网红“减肥咖啡”就是普通的咖啡原料加入国家明令禁药西布曲明、酚酞,把这些添加物产生的抑制食欲作用描写成“减肥效果”,这类添加剂会让人产生精神恍惚、致癌等严重的毒副作用。

  近日,台州、仙居市县两级公安机关会同市场监管部门,在阿里特战队的协助下,历时半年时间的缜密侦查,在查明整个制售有毒有害食品团伙成员、架构、运作等相关情况后,果断出击进行全链条打击,先后于9月30日、11月25日在浙江仙居、江苏苏州、吉林长白山展开统一收网行动,一举捣毁了一个集生产、网络销售有毒、有害减肥咖啡、糖果的全链条犯罪团伙,共抓获谢某某、张某、尹某某、陈某某等为首的犯罪嫌疑人10人,已批准逮捕2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8人。捣毁生产窝点3个、销售窝点6个,各类仓库4个(其中成品仓库2个,包装仓库2个),现场查扣各类生产设备6套(其中多功能电脑智能分装机4台、“调厚度调压力”机器1台,新型高效搅料机1台),查获各类“Amor coffee”(粉咖啡)、“DL SLLMMING COFFE”(黑咖啡)、caféJessica(绿咖啡)、DORA MACCHIATO(紫咖啡)、“super  sugar”(玛奇VC可可软糖、复合果蔬糖果)、“妮娜燃脂咖啡”、“啡美人纤咖啡”等网红有毒、有害咖啡、糖果共计5663箱,疑似西布曲明、酚酞10 余斤,各种原料、包装材料等共计1026公斤,初步核算涉案金额6600余万元。案件正在进一步深挖中。

  经检测,查扣的减肥咖啡中均含有国家明令禁止的禁药西布曲明、酚酞。

  网红咖啡里检出违禁药

  今年5月,仙居县公安局民警在工作中发现有人在微信、抖音、小红书等平台上销售减肥咖啡和糖果,网络遍及浙江、河南、广东等20余个省市。平台上有人留言反映服用这些产品后有头昏、心慌、失眠症状。

  民警进一步侦查发现此类减肥产品均属三无产品,销售价格却高达300-500元每包。

  7月7日,仙居市民李女士到辖区派出所报案称:其从微信好友处花费近2000元购买了一款减肥咖啡,喝了几次后身体出现头昏、腿软、嗜睡等症状,经医院检查,谷丙转氨酶值严重偏高,还出现肝损伤现象,而这位微信好友却再也联系不上。

  民警将李女士购买的减肥咖啡委托市场监管部门检测,结果显示产品中含有国家明令禁止的禁药“西布曲明”成分。

  而西布曲明原来用于辅助治疗肥胖症,但是因为副作用大,会造成心率增快、血压增高,严重时可导致中风甚至死亡。早在2010年,有关部门就已经发布通知禁止盐酸西布曲明制剂和原料药在我国生产、销售和使用。

  随后,市场监管部门将案件移送至仙居县公安局。

  销量可观的网红咖啡里竟然检出多种违禁药成分!仙居警方第一时间将此线索上报至市公安局食药环支队,支队对此高度重视,按照“三级联动”大要案打击机制,立即抽调市县两级公安机关精干警力成立专班开展工作。

  台州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赵明,仙居县副县长、公安局长陈石秀对此高度重视,分别多次专门听取案件进展汇报,并对侦查工作提出了明确要求。

  经数据研判分析,初步确定这是一起特大网络跨省生产、销售有害食品案件,仙居本地销售商为陈某某,其在微信、抖音、小红书都开有网店,其众多的下属代理就有李女士购买产品的微信好友仙居人杨某某。经过层层追踪,发现陈某某上线为暂住在苏州市相城区阳澄湖的尹某某夫妇,并逐渐摸清了整个制售有害食品团伙的中间环节运作情况。

  9月30日,台州、仙居市县两级公安机关会同市场监管部门,在浙江仙居、江苏苏州两地,展开了第一轮收网行动,抓获犯罪嫌疑人6人,捣毁销售窝点6个,包装仓库1个,现场查扣各种包装的网红有毒、有害咖啡、糖果共计160多箱,案值560余万元。

  据尹某某和陈某某等人交代,他们并不生产咖啡,这些咖啡是以每包八、九十元的进货价从网上购得,终端销售价为320元,发展的下线微商的批发价是150元左右。

  那么这些有害但热销、暴利的产品又来自哪里呢?

  冰天雪地,警方摧毁制售网络

  经过海量数据分析,层层追踪,所有线索指向了美丽的长白山——吉林安图县二道白河镇谢某某、张某、许某某一家子。

  11月10日,由仙居县公安局民警、市场监管工作人员近20人组成的前沿抓捕组悄悄进入二道白河镇展开工作。

  那天,长白山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大雪,大东北的雪对于江南人而言,是新奇兴奋的,一开始侦查工作似乎也进行得很顺利,冰天雪地里,一个星期的跟踪蹲守,侦查人员综合运用多种侦查手段,相继掌握了嫌疑人张某、谢某某一家子的行踪规律及车辆、生产窝点、仓库等情况。

  此时,筋疲力尽的侦查人员对东北大雪的新鲜感早已消失殆尽,大多数人都备受水土不服的煎熬,皮肤皲裂,瘙痒难当,喉咙干涩,每晚都会在睡梦中莫名地被渴醒,加上饮食上的不适应,个个还出现了腹胀、胸闷的症状,有老胃病的更是频频作怪。大家都渴望着早点成功收网回老家。

  经过细致侦查,嫌疑人活动规律被基本掌握,抓捕时机成熟!11月17日,抓捕组制定方案准备在第二天实施收网。

  可没想到在这节骨眼上意外却接踵而至,当晚,长白山又下了一场暴雪,先是嫌疑人张某的父亲进山办事因大雪封山出不来,当日下午张父好不容易下山了,重要犯罪嫌疑人张某、谢某某又突然从侦查人员视线中消失,绕道长春,坐飞机去了河南郑州。

  这一切让专案组成员极为抓狂,好在过了两天张、谢二人又回到二道白河家中,事后才知,当时张、谢二人原本准备一路向南出去旅游一段时间,是接到家里通知机器出故障了,才临时取消旅游计划,乘飞机取道长春回来的。

  11月22日,抓捕组兵分两路,经跟踪蹲守,瞅准时机,分别在一生产窝点内将正在生产灌装的张家夫妇、儿子三人和正在家中上网销售的谢某某抓获。

  在生产窝点,专案组人员看到,房间内布满灰尘,不仅环境脏乱不堪,各种咖啡原料更是随意地装在装动物饲料用的袋子里,或散落在黑乎乎的地面上,地面连最起码的平整都没有做,又黑又脏的煤石、断成一截截的砖头就凌乱地散落在地上,用于从外边雪泥地进来时垫脚用。

  黑作坊产的三无咖啡   变身高端进口网红产品

  经查,27岁的谢某某和26岁的张某系恋人,张某大学毕业后曾尝试考取警察未果,谢某某大学学的是市场营销,对市场有着敏锐的直觉,2017年谢某某综合网上各方面信息,得知在咖啡中添加西布曲明或酚酞有显著的减肥效果,于是会同张某从网上购置了咖啡原料、西布曲明和生产设备,在未取得《食品生产许可证》和《食品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租下两处简陋的临时建筑作为生产灌装窝点生产系列“减肥咖啡”,销售仓库窝点就设在自家边上的车库内。

  由张某和父母张某某、许某某负责生产、灌装。谢某某利用抖音、微信、拼多多等社交平台沟通交流寻找代理商,一旦有了订单,由张某的父母随意用化名,通过物流寄递渠道进行销售流通。

  为扩大产品销路和影响,谢某某将产品包装宣传成高端进口、疗效显著的所谓“保健食品”,声称其所有产品原料来自西班牙和南非野生浆果提取,无任何副作用,在如此包装宣传下,其生产的减肥咖啡仿佛成了“神药”,身受爱美人士和部分非法微商的热捧,产品销量很好,初步调查全国代理销售遍及全国20多个省,涉案金额达6600余万元。

  而事实却是,除了违禁药物,这些所谓减肥咖啡的其它原料都与减肥没有任何关系,减肥咖啡成品估算下来也就十几块钱的成本。